“啊——”

   男人原本看着手机,听到女人的招呼后随即抬头,脸上的笑意才刚刚露出,就见到女人要滑倒,本能地迅疾冲上去。

   方昀轩本来站在两者之间,被这突来变故吓得一呆,不由得朝旁边闪了闪,不想正好撞到了男人身上。

   男人眼疾手快,连忙伸手去抓,虽然抓住了孩子的衣服,但也只是稍稍缓冲了下跌倒的趋势——方昀轩整个仰躺在地。

   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旁边好多人围观,也有人赶紧上前来帮忙。

   “谢谢,谢谢!”Geller看了眼女人,腾出一手去帮忙,又对扶起女人的路人连连道谢,继而又回头看向另一手拉着的孩子,蹲下身连忙问道,“小朋友,有没有摔伤?你的家人呢?就你一个人吗?”

   方昀轩性格早熟沉稳,但这会儿也还是有点蒙,摔伤不至于,可是被吓到了。

   见面前的叔叔关心问候,他摇了摇头,没说话,自己从地上爬起来后,视线盯着他,有点呆。

   男人担心孩子,撞到了人家,多少应该跟家长道个歉的,可是见女人揉着腿脚,疼得五官扭曲,他又慌忙关心:“Rachel,你怎么样?摔到哪里了?腿还好吗?”

   他讲美式英语,想必两人是在美国生活。

   “我还好,是我自己不小心,没事……”金发碧眼的女人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对着方昀轩笑了笑,打招呼,“嗨!你还好吗?非常、对不起,你的……妈妈在哪里?”

   面前站着的是中国小男孩,Rachel也用中文讲话,只不过,她的中文水平很一般,讲得吞吞吐吐,发音也不标准。

   性感诱人清纯妹子粉色泳衣湿发写真图

   方昀轩这会儿已经缓过神来,大概是看到外国人的本能反应,他用很流利的伦敦腔回复:“我还好,没关系,我妈妈在洗手间,很快出来。”

   见他开口说话,男人松了口气。

   “啊!他会说英语!而且很流利!”Rachel吃惊地瞪大眼,抬头对男人说道。

   男人的表情也是同样吃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男孩居然能流利地用英文对话,看样子,可能是在外国长大的,也有可能是家境特别好,从小接受英语训练。

   “亲爱的,我们还是等他的妈妈出来后,道歉了再走吧。”女人慢慢直起身来,脸上痛苦的神色也渐渐收起,跟男人说完,她低头看着面前的方昀轩,友好地赞叹道,“这个孩子长得真好,而且特别沉稳淡定。”

   话音刚落,面前的孩子突然走开,“妈妈!”

   方若宁刚出来,见儿子快步迎上来,面色焦虑又无措的样子,她连忙笑着道歉:“对不起,宝贝,女厕所人太多了,让你等了很久是不是?”

   她转身去盥洗台前洗手,没等儿子回答,便又听一个谦逊有礼的声音传来:“你好,非常抱歉,刚才我不小心——”

   男人话没说完,方若宁已经洗完手转过身来,下一秒,两人眼神都是剧烈一震。

   只是,男人显然心理素质更好,又或者,太擅长伪装,那短短半秒的停顿,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只是他自己心底的惊涛骇浪,席卷整个肺腑。

   “撞到了您的孩子,他摔了一下,我不知有没有摔伤,非常抱歉,如果您认为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之类的,我们很愿意配合。”

   对方说了什么,方若宁完没有听到,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原地,脸上的血色像溃逃一般,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林、林朗……”她在嘴里呢喃着,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

   震惊和轰动铺天盖地地袭来,就像曾经得知林朗意外去世的消息一般,她的整个世界在瞬间颠覆坍塌。

   心跳乱的根本把控不住,她死死盯着面前那人,呼吸都变得凌乱急促。

   林朗回来了……林朗回来了……

   大概是她身子晃了晃,又或者是她面无血色的样子太吓人了,方昀轩抓着她的手摇了摇,怯怯地喊:“妈妈,妈妈。”

   而另一边,那位走上来的外国女人,看到方若宁也是吃了一惊。

   她没想到,这个小男孩是她的儿子。

   “刚才在洗手间,我见过这位女士。”她用英语跟自己的丈夫解释了句,继而一脸担忧地看向女人,“你还好吗?女士?女士?”

   旁边,Geller盯着面前的女人,手指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颤抖着紧紧攥拢。

   波诡云谲,暗潮涌动,可面上优雅从容,笑意清浅。

   眸底的震惊很快被不可思议,被讥讽凉薄,被哀痛心伤取代,可他面上的笑依然礼貌十足,无懈可击:“女士,如果您不肯接受我的道歉,要带孩子去医院检查的话,我们同意。”

   方若宁依然觉得天旋地转,心慌气短,脑子里一片空白,完不知该如何反应,被儿子拉着手喊了两声,她才暗暗喘息着眨眨眼,勉强找回知觉。

   眼神重新定焦,她看向对面的男人,不顾礼仪,死死盯着,打量。

   金发碧眼的女人皱眉,回头看了自己丈夫一眼,两人交流的眼神充满了困惑不解。

   可女人又像是明白了什么,困惑的眸底藏着一丝锋锐和怀疑。

   方若宁打量着男人,雷霆般狂躁纷乱的心潮,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其实认真细看,这个人跟林朗还是有些区别的。他只是整体轮廓看起来有些像,五官方面比林朗要更深邃突出一些,还有,这个人的眼神跟林朗完不同。

   虽然林朗已经离开很多年了,但他的一颦一笑依然刻在记忆里,林朗笑起来时,会让人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特别苏。

   可是这个男人,虽然带着笑,但眸底依然是一片冰冷,感觉藏着许多阴暗跟精明似得,就像她刚开始认识的霍凌霄,总给人一种阴森危险的感觉。

   除样貌外,声音也不一样。同样是绅士有礼的语调,可他觉得林朗的声线更醇厚,更有磁性。

   只是,世上能有两个长得如此相像的人,还能被她这么巧合地遇上,也算是缘分了。

   手机突然响起,她猛地一震,连忙去拿手机,接电话:“喂……哦,好的,我们来了!”

   挂了电话,方若宁看向儿子,“走吧,爸爸已经取完行李等着我们了!”

   整个过程,Geller看着她,听到那句“爸爸”,他的眼眸更是几不可微地收缩了下。

   牵着儿子要走,男人又拦住:“女士,刚才的事——真是抱歉,我们……”

   “没关系,既然孩子没事,就算了。”方若宁看着他礼貌地笑了下,说完这话,点了点头算是告别,便牵着儿子继续走了。

   机场很大,走远一些之后,方若宁压抑着心里残留的震惊,低头问儿子:“轩轩,刚才是怎么回事?”

   方昀轩解释道:“我站在那里等妈妈出来,突然那个阿姨路过我身边,摔倒了,那个叔叔想要扶她,动作太快撞到了我。”

   方若宁担心地皱眉,“有没有受伤?现在还疼么?”

   “没有……”小男孩摇着头,抬头看着妈妈,顿了顿,突然问,“妈妈,那个叔叔长得好像我以前那个爸爸。”

   方若宁表情一滞,没想到儿子还是看出来了。

   所谓以前那个爸爸,就是她曾经摆在家里的那张林朗的照片。在回国前,甚至在跟霍凌霄父子相认之前,方若宁一直告诉儿子,照片上的林朗是他的爸爸。

   后来,霍凌霄出现,当年的事浮出水面,霍凌霄也跟儿子相认后,林朗的照片她便收起来了,这件事也从未提起过。

   想不到,儿子还记着。

   见儿子困惑不解的眼神,方若宁艰难地笑了笑,恍惚地说:“这个世上,无奇不有,有的人长得比较像,也没什么奇怪。”

   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原地,一男一女继续站在那里。

   几秒后,男人率先反应过来,回头,见女人盯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撩唇一笑,“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女人依然盯着他,微微皱眉,“我怎么觉得,刚才那位女士看到你很震惊?”

   “是吗?”男人神色淡淡,早已掩饰好所有的一切,“可能是觉得我长得帅?”

   讲英文的人,总是很幽默很会说笑,也很会调侃。

   Geller说完这话,伸手过去揽着女人的腰,“走吧,酒店已经派车过来了,我们先去酒店,检查一下你的膝盖,看看有没有摔伤。以后走路小心一点,我又不会跑,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慌慌张张。”

   女人右脚不便,走路自然满慢,被他揽在腰后也跟不上他的步伐。

   盯着他的侧颜,顿了顿,她又问:“Geller,你确定不认识那位女士?”

   男人很无奈地笑了,温柔地道:“你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跟她认识?我都很多年没有回来了,曾经的那些朋友,也都断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