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分钟后,王浩才一一打完了电话,顿时让他轻松了一口气,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可一直是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打电话的。

   放下通话器,他略有些疲惫的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轻轻揉了揉眉心,“暂时没事了,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到时候只能们自己去说。”

   “没问题,不过明天有什么事?”御圣院杏也不知道是真明白还是没明白,随口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这一听,王浩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如实说道:“其实……明天我要去忙着另一个社团的事情。”

   关于缪斯的事情,他觉得迟早要跟众人说一声,毕竟这样瞒下去也不是事情,而且也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地方。

   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王浩自认为可没做什么亏心事,所以当然不会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说,之前没有提及只是没有一个适当的机会说出来罢了。

   平时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他会偶尔抽空去音乃木坂学院帮助缪斯训练,而且马上就要到了校园参观的时候,这件事对于谬斯来说目前重要度仅次于Lovelive大赛和废校。

   其实以当务之急来说的话,校园参观应该是目前缪斯最应该紧张的事情,因为在这回校园参观中缪斯如果不能起到关键作用,那么废校的事情基本上就已经定下来了。

   可以说目前这个事真的很急,下周就要到校园参观的时间了,也就是说缪斯只有一周的时间拿来训练了。

   大家都那么努力,王浩也自然不能落于少女们后面,或者说看到她们努力奋斗的样子,王浩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这群可爱的女孩实现梦想。

   “另一个社团?!”

   气质美女头戴皇冠身着白裙花间甜笑优雅写真图片

   果不其然,王浩的话一说出口,顿时让在场的其他成员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用审视犯人一般的目光注视着他。

   见到这种情况,王浩头皮也有些发麻,伸出手挠了挠后脑勺,尽量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说道:“啊咧?难道我没有说过吗?”

   “抱歉,没有说过。”

   御圣院杏冷着脸淡然回复道,王浩倒是没有露出尴尬的神色,反而很自然地笑了笑,“是这样吗?看来是我忘了,哈哈哈……”

   好吧,他发现自己的笑似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在场的员都用一种严肃的目光盯着他,所以王浩也笑不出来了。

   不嫌弃事情闹大的山田妖精立即在旁边嚷嚷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家伙该不会加入的是一个部都是美少女的社团吧?”

   “调查过我?”

   听到最后,王浩顿时满脸愕然的看着过去,有些心虚的反问了一声。

   “我只是随便说说,这家伙……该不会是真的吧?!”

   见到王浩这副模样,就算是山田妖精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没想到自己胡乱说的话居然会猜中。

   同时也有很多道凌厉的目光落在了王浩身上,这让他感觉压力倍大,额头上忍不住冒出了细细的冷汗,微微咬了咬牙,道:“额…姑且算是吧……”

   “达令这个大笨蛋!明明都有了亚子还要去沾花惹草,花心大萝卜!!”

   玉置亚子顿时满脸委屈巴巴的看着王浩,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雾水,似乎王浩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罪大恶极的坏事。

   御圣院杏同样在一旁跟着瞎起哄,出声喝斥道:“没错!浩君这个花心大萝卜,明明都有我在了,还要做出这种事情,真是让人失望!”

   “喂喂,这件事情和完无关吧!而且什么叫明明都有我在?还有做出这种事是什么鬼?我明明是清白的好不好!让失望还真是抱歉呢!”

   王浩满头黑线的看着御圣院杏,还是忍不住心中想要吐槽的话,果然对方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

   “我觉得还是把这家伙交给警察处理好了,相信小黑屋才是最终的归宿。”

   濑川茜一脸认真的思索了起来,然后总结得出了这个奇葩的理由。

   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霞之丘诗羽却罢了罢手,淡淡开口道:“看来有必要对某个已经坏掉的人形自走炮进行人道处理了。”

   “这件事情是浩君不对……”

   “没想到浩君居然会变成这样。”

   加藤惠和青山七海两人主动拉开了与王浩之间的距离,朝着霞之丘诗羽等人所在的方向靠近。

   “请不要这么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么恐怖的话呀!”

   听着众人聚集在一起说的各种奇葩理由,王浩顿时吓了一身冷汗,还有这么对着当事人的面直接讨论真的没问题吗?

   最让王浩寒心的是,加藤惠和青山七海两位正常人也参与了进去,顿时让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凌乱了起来,为什么现在弄得他像一个人渣似的,自己要是做了什么也好,关键这什么都没做呀!

   不过还是有一点值得欣慰,那就是真白依旧抱着他的手臂,真白的这个举动无疑是表明了对他的信任,这让王浩感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没想到这个时候唯一愿意相信自己的人是真白。

   虽然对方此时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果然还是我家真白最可爱,善良的宛如小天使一般,不接受任何反驳!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浩。”

   过了片刻,椎名真白才缓缓抬起头看着王浩,虽然不知道对方要说些什么,但王浩还是伸出手宠溺地揉了揉对方的脑袋,问道:“嗯,该怎么做呢?我会认真听的。”

   “为了让浩不受到大家的伤害,只要我亲手将浩宰了就没问题了。”

   椎名真白点了点头,对自己的这个提议充满了信心,王浩脸上的笑容却在逐渐消失,额头上冒出几条来回跳动的黑线,忍不住吐槽道:“真白,宰了…这个词是从哪里学会的?难道是从战国武士时代穿越过来的吗?

   小茜那个算是计划A,诗羽那个算是计划B……”

   椎名真白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左手放在头上方,右手伸直,身子微微弯曲,很形象的比出了一个C符号,确信地说道:“我知道,把浩宰了就是计划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