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送许思念出去大门的路上,许思念对我说:“谢谢。”

我笑了笑,说:“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许思念说:“整个监狱,我只看到一个男的。”

我说:“是啊,因为我是特殊职业,以前有过不少女的来做这个职位,都受不了压力,面对这么多的精神病人,受不了,都走了。”

许思念微微一笑说:“那岂不是很幸福。”

我说:“哪个幸?竖心旁的?”

许思念说:“都可以。”

我笑着说:“可是白衣天使啊,怎么思想这么不纯正啊。”

许思念说:“是吗?”

许思念给我的感觉,落落大方,优雅自然,也许那些医院的人看惯了生死,什么时候表现得都是特别的淡然。

向日癸边的娇美小妹

我问她:“这么年纪轻轻,就成了开刀的主治医师了啊?”

许思念说:“不是,我只是助手,我的资历还没到。”

我说:“不错不错,很有发展的前途。”

许思念说:“也是啊。”

我说:“好了我们就不要再互相吹捧了,哈哈,听起来感觉怪怪的,我就送到这里了。有开车来吗?”

许思念停下,说:“开车来的,谢谢。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吃饭。”

我说:“那哪好意思啊,我请吧。”

许思念对我招招手,进了检查的小屋里检查一番出去了。

如果让我用一词来形容许思念,就是优雅。

晚上,我送钱去给丽丽。

原本说这钱该是谢丹阳出的,不过没事了,看在她对我那么好的份上,我替她出也没什么。

到了沙镇上,给丽丽打了一个电话。

然后两人上车,去后街那边吃东西。

丽丽问我说:“为什么总喜欢去后街?”

我当然不能说自己怕被那群黑衣帮认出来。

钱进昨晚请去劫持黄文正的,还是这群黑衣帮。

我说:“我喜欢后街的好吃的。”

到了后街,找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菜。

我还要了几瓶啤酒,我端起杯子,敬酒丽丽:“辛苦了。”

丽丽说:“不辛苦呀。”

干了这杯酒。

我边吃边问丽丽:“这么会演戏,这么厉害,我想问啊,干嘛不直接找一个金龟婿,钓一个有钱的男人,然后嫁了做个有钱人家的女主人得了?”

丽丽说:“男人都不是傻瓜,哪有那么简单?比如,很有钱,看上了我,难道以后要结婚不会查我过去身份吗?还有呀,哪个男人会随随便便就给女人钱花的。就算给,能给多少呢?愿意拿钱给女人的男人,能有几个。就算给,对女人很快厌倦的,特别多,很多姐妹跟的男人都这样,靠的,还是只能是自己。”

我说:“这倒也是。”

丽丽说:“我知道看不起我这样的人,可我的确是没什么本事。”

我急忙说:“不会,误会了,我只是想也过得好一点啊。”

丽丽低了低头,拿出手机,翻出一条她自己微信上发的给我看:女人,一辈子有四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一次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一次是读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一次是嫁个有钱人家,如果以上三次机会都没有了,那还有唯一的一次机会,就是靠自己创造一切。没有公主命,那就必须自己奋斗。

我呵呵笑了笑。

丽丽说:“笑什么,是不是觉得,我这行业,就不是奋斗了。我知道看不起我们这个行业。可我靠的也是自己。”

我听了心里不知啥滋味,人家有着这个条件,去做模特啊,这算什么,出卖自己身体,出卖灵魂,没有了骨气,没有了脸皮,还说什么靠自己,奋斗。

太胡扯了。

不过我也深知,丽丽这样的能为钱出卖自己的人,就能出卖任何人,包括我。

所以我和她,最多只能是利用的关系,不可能再深入了。

假如我让她知道我的身份,有一天她对我没有那种感觉了,说白了就是不喜欢我了,任何一个人给她一笔可观的钱,让她出卖我,我坚信,她马上会抛弃我选择金钱。

我拿出一个红包给了丽丽,说:“这是应得的报酬。”

丽丽也不客气,接了过去:“谢谢。”

吃完后,两人喝着饮料,丽丽问我:“吃完去哪,要回去了吗?”

我说:“怎么,想约我干坏事吗?”

丽丽笑着说:“谁要约干坏事了啊。”

我说:“看脸蛋,喝了几杯酒,红润得很啊。”

丽丽说:“漂亮吗?”

我说:“不知道漂亮不漂亮,我只知道看起来很欠那个。”

丽丽问:“哪个?”

我嘻嘻笑了起来,丽丽脸更红了:“坏。”

我说:“今晚还要上班吗?”

丽丽说:“上呀,不然养我呀?”

我说:“我可养不起。我还想找人养。”

丽丽突然冒出一句:“那我养啊。”

我呵呵笑了起来:“开玩笑的吗?”

丽丽说:“愿意?”

我说:“当然不愿意,我不会出卖自己身体。”

丽丽脸色一下不好,说:“嗯。”

我问:“对了,有没有打听到什么呢?”

丽丽说:“没有。”

我说:“行,那走吧。”

丽丽掏出钱包要买单,我过去抢着买了单:“都那么辛苦了,怎么好意思让买单呢。”

丽丽嘟了嘟嘴,说:“就没过几句好话给我听。”

我说:“想听什么好话。”

丽丽指着刚才在我们后面也是吃饭的那对情侣说:“看人家男朋友,多会哄自己女朋友,夹菜,喂饭,说笑话的。”

我说:“哦,这样子,我尽量努力吧。”

丽丽伸手自己牵着我的手,说:“要像人家一点点就好了,都不想理我。”

我勉强的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说:“我送上车。”

丽丽撒娇说:“不要,我想送我回去,和我一起回去再回来。”

我看了看时间,我今晚还想去邂逅彩姐,接近彩姐。

这时间,够的。

我说:“行,走吧,我送回去。”

拦了一部计程车,两人上了后座。

上车后,丽丽紧紧的靠着我,闭上了眼睛,手也紧紧的牵着我。

或许,每个人都需要有个依靠,有个受伤后可以依靠的港湾,估计只有如贺芷灵那般强人,才不需要依靠。

丽丽睡着了。

快到了小镇上,我叫醒了她。

丽丽伸了伸懒腰,看着我,亲了我一下,说:“睡得好舒服。”

我说:“是吧,下次我也要像这样,睡我我就收钱。”

丽丽说:“就损我。”

我说:“行了回去吧,等会儿我还有事要办。”

丽丽不高兴的神色说:“就巴不得我走。”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夏拉的。

我接了:“什么事?”

夏拉很温柔的声音说道:“喂,吃饭了吗?“

我靠这声音温柔得我都起了鸡皮疙瘩。

吗的至于吧。

我说:“有事赶紧说。”

夏拉说:“没吃饭,我们一起吃饭呀。”

我说:“谢了,不过我没空。”

夏拉说:“可我想和吃饭。”

我说:“找男朋友吃,别再找我。”

想到她给我发她和她那男人的合照来气我,我就来气。

正说着间,车子已经到了镇上车站,停车后丽丽就开车门走了。

一个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吃醋生气走了。

算了。

我也不会追的。

司机问我:“下车吗?”

夏拉问我:“最近怎么样啊。”

我说:“好了好了有空我联系,先这样吧。”

我直接挂了电话,然后跟司机师傅说要去的地方。

就是彩姐经常去的那个清吧。

车子开往清吧的路上,夏拉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要按时吃饭,不要饿坏自己哦。

我懒得回复她。

吗的,居然找个男人来刺激我,跟我耍手段。

找得了男人,我就找不得女人了?

刚到了那边那条街,又收了她一条信息:怎么都不理我?

我回复:哦。

然后她马上回复一个委屈的表情和一行字:这么冷漠。

我往清吧里面看,这个点有点早啊,不过清吧里面还是坐了几桌子人了。

往那个彩姐经常坐着的位置看。

彩姐已经在了。

我去附近的一家超市,进了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进去清吧。

猎物。

近在迟尺的猎物。

彩姐已经成了我的猎物,我需要做的,就是悄悄的靠近目标,然后装,各种忍,接近她,猎取她身上我想得到的东西。

彩姐依旧穿戴的楚楚可人。

我走过去,坐在她面前,刚要开口,她却先说话了,她手拿着酒杯,手指指着前面一个座位的一个也是跟她这般年纪的女的,说:“这个女的,她老公出轨了。她从结婚开始,每天挣钱养家,养孩子,他老公天天打麻将,这样过了十几年。前几天她发现她老公和麻将馆的老板娘有了关系。”

我抬眼望去,那个可怜的女人,一个人喝着酒。

我问彩姐:“怎么知道。”

彩姐说:“我很好奇,我对来这里的每一个单独喝酒的女人都很好奇,因为她们身上都会有故事,各种各样的故事,但都和男人有关。”

我说:“这么说来,也是有故事的女人?”

彩姐说:“年纪不大,对人情世故挺懂嘛。”

我说:“我吗?我什么也不懂,我只知道,男人不能让女人受苦受累受罪。”

我一说这话,明显见彩姐端着酒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甚至酒水都泼了出来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