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若宁迟疑了下,才道:“不会的,没关系。”

她这么说,惹得旁边静静坐着的孩子看了她一下。

之所以没说实话,是因为她不想让褚峻中觉得她恢复单身了,就又可以追求了。她现在没有心思和精力再去触碰感情,而且,刚跟霍凌霄分手就又跟别的男人走太近,这对上一段感情也是亵渎。

两人这顿饭吃的很平静,褚峻中除了提到这些时间发生的事情以外,别的话都没说,这种体贴让方若宁稍稍安定了一些。

不过,整个吃饭过程,席鸣总是不停地闯进来,一会儿问问要不要茶水,一会儿问问菜式合不合胃口,一会儿又来关心她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方若宁清楚的很,这人肯定是误会了,替霍凌霄来“看哨”的,可是他们都已经分手了,席鸣还不知道么?

第四次从包厢出来,席鸣又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见霍凌霄还是没有回复,他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到底是怎么回事?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突然人间消失了?”嘀嘀咕咕地,他又给纪南尘打了电话询问,可纪少爷同样一头雾水,不知霍凌霄怎么突然失踪了。

最后,吃完饭两大一小一起去结账。

席鸣笑着说:“褚先生既然是方律师的朋友,那就按贵宾打个折吧,一共一千六。”

褚峻中看了方若宁一眼,取出信用卡递过去,“好的,谢谢席老板。”

方若宁笑得脸都僵了,只是低头摸着儿子的脑袋,置身事外。

清纯美女纤纤玉指头发塞耳后慵懒唯美私房照

席鸣一直热情地把他们送出餐厅。

“席老板请留步,祝你生意兴隆,褚某有空再带朋友过来捧场。”褚峻中虽然在国外长大,但对国人客气寒暄的那一套很是熟稔。

“谢谢褚先生。”

褚峻中打开后车门,先请方若宁母子上车,继而又跟席鸣道别。

车窗降下,方若宁虽然心里都要尴尬犯癌了,可还是同他摆了摆手:“席老板,我们先走了。”

席鸣点点头,摆手,目送着车子缓缓驶离。

愣了几秒,他回过神来,再度赶紧摸出手机,对着微信道:“凌霄,你儿子的妈带着你儿子跟人家吃完饭又坐他的车走了,你真不急啊?到底怎么回事嘛!”

同为男人,席鸣设身处地得想了想,如果是他老婆带着两个孩子跟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单独吃饭,他肯定是不放心的。要么得作陪,要么就不允许。

可是,一想占有欲旺盛的霍总裁,居然能这么放心大胆,奇怪,真是奇怪!

正在东亚某国出差的霍凌霄,刚刚结束一场高规格的商务会谈回到下榻的酒店,连晚饭都没吃,继续投入到工作当中。

陈航知道老板心情不好,这一天也都是小心翼翼,几处奔波又急着开会,忙得跟陀螺一样都不敢有句怨言。

总统套房外有人来访,他礼貌客气地接待之后,再硬着头皮去跟老板请示。

“霍总,晚上山本先生安排了饭局,时间快到了,我们该出发了。”

手机叮咚一响,霍凌霄腾出一手拿过手机,不知看了什么,本就冷峻了一天的脸庞顿时越发阴沉,气压倏地僵至冰点。

陈航情不自禁地跟着一个哆嗦,只觉得寒风呼啸而来,顿时越发谨慎:“霍总……”

霍凌霄点开语音,听完了席鸣那番话,陈航也听得一清二楚,顿时连呼吸都屏住。

哎……

陈航也不理解了,不就是一点小误会么,不是已经说清楚了么,怎么两人还越闹越僵,分手了呢?

还有这个方律师也是厉害,刚刚跟霍总提分手,转眼就带着儿子跟爱慕者一起吃饭,偏偏还选了她以前跟霍总经常吃饭的地方——这不等于是打人耳光么!别说霍总觉得不能忍受,连他都觉得的确有点过分了!

房间里鸦雀无声,霍凌霄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深邃冷峻的五官,淡漠到每一丝线条都锋锐僵硬。

陈航觉得自己都抬不起头了,憋气也憋的心跳加速。

“刚才说什么?”突然,他淡冷发问。

陈航一惊,抬起头来,连忙道:“山本先生设宴款待,时间快到了,我们得赶紧出发。”

男人起身,长腿步伐沉稳而凌厉,挺拔高大的身躯旋起一阵气流,“走吧。”

“是。”陈航摸了摸额头的冷汗,赶紧转身跟上。

坐上车时,霍凌霄面无表情地回复了那条>我跟她分手了,所以她现在跟谁吃饭与我无关。

消息发出去,可想而知,立刻引发一阵暴乱!

刚回到餐厅的席鸣一看这话,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分手了?!

正搂着女伴快活逍遥的纪南尘打开微信看到这条信息,也是大吃一惊。

分手了?!

这才好了几天啊?说分就分了?

优雅高贵的保时捷帕梅拉驶出一段距离后,方若宁不得不开口说了现在的新地址。

褚峻中微微吃惊,眼眸瞥向后视镜,“怎么换地方了?”

“嗯……从那边搬出来了。”

男人眼眸悄然暗沉,迟疑了下,才问:“什么意思?”

“哦,也没什么,就是这边离我律所更近,方便上下班。最近天气不好,雨雪不断,路上结冰,住在那边每天来回太远,耽误时间也不安。”方若宁真是佩服自己的脑子,居然能想到这么天衣无缝又具有说服力的借口。

别墅那边有好几里的私家公路,远离市区,车流极少,加上郊外本就比市区温度低,这阵子雨雪不断,那条路总是结冰,的确不方便。

褚峻中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但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她搬离霍宅的理由。

可真正的理由是什么呢?是他们已经分手了么?

那她又为什么要隐瞒?

是还想着复合,还是纯粹的不想给他希望?

疑问困惑在心头,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不管是什么原因,他现在都不应该表露心意给她造成困扰,就默默陪在一边,默默关心就好了。

到了住宅楼下,方若宁带着小家伙下车跟他道别。

褚峻中没下车,只是降了车窗,看着她微微笑了笑,“若宁,我们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不要太客气。”

“好,那你开车注意安。”她笑着回应。

“知道了,外面冷,赶紧带着孩子上去吧!”男人利落地交代完,升起车窗便走了。

方若宁看着远去的车尾,心里愧疚,褚峻中肯定看出她跟霍凌霄出问题了,可是他体贴温暖地什么都没问,也没说一些会让她为难的话——一句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便把一切暧昧与尴尬都带走了。

这样的男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暖男了,可就是,她这颗历经生死分离又伤痕累累的心,配不上这样优质完美的暖男。

周末两天,她借着受伤休息之机,难得给自己放了两天假,陪着方昀轩四处游玩。

不过,受这些日子网上各种热点舆论的影响,她出门还是很容易被认出来,每次被人好奇地问你是不是那谁谁谁时,她只好笑着说你认错人了,然后拉着儿子赶紧离开。

跟霍凌霄分开了,她希望自己的日子也能重新恢复平静。

工作日一早,方若宁把儿子送到幼儿园之后,便又回律所上班。

可是卷宗打开,好一会儿,她都无法静下心来。

下午,她故意给李权打电话,说自己工作忙没空,麻烦他去接一下轩轩,然后送到律所这边来。

李权自然是答应,照办。

孩子送来时,云景借机问道:“李哥,霍凌霄那边有回复吗?我什么时候能去别墅那边取东西?”

李权迟疑了下,手指抠了抠鼻梁:“方律师,那个……真是不凑巧,霍总的私人手机出了点问题,这几天正好返厂维修了,暂时没法遥控别墅的安保系统。”

“手机坏了?”方若宁吃惊的柳眉都拧成了两座小山,觉得这个借口也太蹩脚了。

霍凌霄那个手机是著名奢侈品牌VERT,二三十万,号称手机中的劳斯莱斯——如果那么容易就坏了,那手机商估计也离破产不远了。

“是的,霍总不小心把手机掉水里了——”李权淡定地回复,心里却狂冒冷汗。

其实,方若宁提出要搬东西的当天,他就跟霍凌霄请示了,可是老板在那边淡淡地回:“这点事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家里的东西少一样你也可以滚蛋了!”

那他怎么办,只能撒谎,拖延时间。

方若宁无奈地笑了笑,“那好吧……等有回复了,你马上通知我。我倒是没什么,可是轩轩的很多东西都急用,都去买新的又浪费。”

“我明白的,方律师。”

可是,这一等,又是三四天过去,依然没有回复。

期间,姑姑那边又来电话,她去了医院一趟,方秉国的情况没有继续恶化,可也没好转,还是在IC躺着。

“若宁,你的伤怎么样了?”室内热,方若宁把线绒帽子取了下来,伤口很明显可以看见,方秉红于是关心问道。

“还好,恢复差不多了,周末就去拆线。”若宁摸了摸伤口,淡声回复。前天去消毒伤口,医生见伤口恢复的不错,就没用医用网罩了,只拿了两个创口贴贴在发际线处,看着有点破相。

“会不会留疤啊?女孩子的脸多宝贵啊,万一落下疤痕……”

“没关系,这个地方不太明显,到时候头发长出来了会盖住的。”她都想过了,等拆线后,能洗头了,去发廊换个发型,用刘海把这边遮住。

“哦,那也是,不过也不能大意。”方秉红说着,突然想起什么,又道,“对了若宁,公司的事,你最近有没有关注?你没坐镇管理后,徐家那些人又都回去了,公司现在听从他们的指挥,搞得乌烟瘴气,各个上班都插科打诨熬时间,那些项目现在也进展很慢,工人们有时候不去都没人管。”

方若宁都知道来这边后姑姑肯定要提公司的事,她一听就头大,忍不住道:“姑姑,现在我也管不了公司,我自己工作都忙不过来。”

“我知道……”方秉红不敢逼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可是,你不能管,霍先生能管啊,公司现在是他的,他就算不亲自管理,也应该派个总经理过来任职吧。这说来也奇怪……他好歹前后花了几亿,怎么就突然不上心了,我听徐美慧说的那意思,好像霍先生完没把这几个亿当回事。”

方若宁一手抚在额头,烦躁不已,顿了顿才道:“姑姑,其实,我跟霍凌霄……已经分手了。所以,致远地产他不可能再交给我,我也不会接手,至于他会不会派人接管公司,那是他的事,如果他因为跟我分手也不愿管致远地产,那么可能他后期会撤资也说不定。”

“什么?”方秉红大吃一惊,眼睛不敢置信地瞪大,“好端端的,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了?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在一起相处太累,而且,跟他在一起后,我的生活也变得很乱,如果不是跟他在一起,我也不会被网络暴力伤害,可能也就不会出车祸,弄成现在这样。我觉得,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挺好的,多一个男人反而多出许多麻烦。”

走廊拐角背后,徐美慧听到这话,一手惊讶地捂在嘴边,继而悄悄走开。

方秉红看着侄女儿,好一会儿,才叹息道:“原来是这样……难怪,霍先生突然不管公司了,那这么看,他很可能撤资,他一旦撤资,公司肯定运转不下去了,我估计徐家那些人也没本事继续把公司做下去,肯定会低价贱卖……他们拿了钱,又怎么会吐出来,到时候资产肯定落到他们自己腰包。”

方若宁没心思听姑姑这些话,致远地产一向跟她无关,是赚钱是亏本是扩大还是贱卖,她都不关心。

快离开医院时,方秉红又面露为难,搅着双手道:“有件事,还得麻烦你。”

“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