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客厅里,傅明宇和梁雁亭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有欢快的声音从音响里透出来,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远没有那么欢乐。

   从烟盒里掏出根烟丢给梁雁亭,傅明宇径自点燃抽着,抬眼问道:“你说你之前来找过暖暖一次?”

   梁雁亭点头,“当时是去M市,刚好距离不远,禾舒说,让我过来看看,问问小暖,愿不愿意去香港见她一面,她有事情想和小暖说。”

   而那段时间,温暖因为表白失败的事伤心不已,一直窝在怡心园里,手机也24小时关机。

   梁雁亭不想去温家找温暖,让温家的人打扰白禾舒的安静生活,而学校那头,也没人知道温暖去了哪儿,所以,就那么错过了。

   可是,从S市飞纽约的飞机上,温暖却刚好坐在梁雁亭的邻座。

   暗自感叹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到纽约后,梁雁亭才那样照顾温暖。

   而梁雁亭本来打算,等温暖的夏令营活动结束,回国之前,他带她去趟香港的,没想到,后来又发生了漂流的事,计划再次破灭。

   “那,暖暖妈妈到底什么意思?丢下暖暖十五年不闻不问,现如今,又回来找暖暖。”

   想到温暖在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傅明宇的心,便一下一下的刺痛着,对白禾舒,忍不住也有了几分埋怨。

   “她有联系过小暖,而且不止一次。”

   面色笃定,对上傅明宇有些讶异的目光,梁雁亭沉声道:“但是,温家那边说,温暖与她无关,让她以后不要再打搅温暖的平静生活。便连她寄给小暖的东西,也都被拒收退回,所以……”

   美女姐妹时尚街拍图片

   “那她为什么不亲自回来找暖暖?”

   梁雁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明宇打断了。

   傅明宇觉得,如果是他,电话联系不上,寄东西拒收,那么,明知道温暖就在温家,就在S市,那么,他早就找过来了。

   眼见傅明宇满面的怒意,梁雁亭苦笑着说道:“我当时也这么问过,但是,禾舒没有告诉我。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说,她永远都不会回到S市来,永远。”

   不仅如此,打从离开S市的那天,白禾舒就没有再回国一次,从纽约到巴黎,再定居香港,十多年来,白禾舒是工作也好旅游也罢,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但是,她再也没有回国一次。

   不由而然的长叹了口气,傅明宇抬眼看了一眼主卧的方向,有些低落的说道:“暖暖很伤心。”

   “小的时候,她总是拉着我的手,说三哥,你带我去找妈妈好不好?”

   似是想到了小时候的温暖,傅明宇的眼眸里,滑出了几抹疼惜。

   深吸了口气,傅明宇抬眼看着梁雁亭道:“如果暖暖妈妈是想认回暖暖,那么请你回去转告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还请她多用心。如果是别的……”

   沉默片刻,傅明宇沉声道:“如果是其他事,请她联系我就好,我会替暖暖处理。”

   明白傅明宇的意思,梁雁亭点点头,“好,我会转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