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布青斑、身材瘦弱、毫无力量。”留下简洁利落的描叙,帝九阙顿了顿,威严冷酷的声音道,“活的。”

   他要亲手将她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帝九阙语毕,踏前一步,消失在空气中。

   诶……?

   过了好一会儿风燎等人才明白过来,这应该就是帝尊君上要他们抓捕的人。

   难道是……这个人……扒了帝尊的衣服、涂了帝尊的脸、冒犯了帝尊的王者威严?

   面布青斑……明此人长得极丑。

   身材瘦弱……明此人身材不好。

   毫无力量……明此人是个废材。

   天啊!!!

   她怎么敢?!

   风燎想要捂脸狂奔,他们的帝尊……就这样被这样一个毫不优点、根本拿不出手的废材丑八怪给亵渎了?!这叫神域那些心心念念想爬上帝尊君上床的美仙娥们情何以堪啊!!

   粉色公主房间里的可爱女孩

   关键是……帝尊君上竟然没有一怒之下将她拍成肉泥,而是要他们……抓、活、的!!

   风燎不解了、纠结了、茫然了,所以……帝尊君上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啊?

   如果生气,他自然是保证对方活着的情况下给这个敢亵渎帝尊的家伙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如果不生气……在这样情况下帝尊还没有暴怒,没准以后就是帝尊夫人了,若是他将人得罪死了,以后帝尊还能放过他?

   风燎的脑洞已经放飞了十万八千里,整张俊脸都是纠结的神色。

   这任务真的跟烫手山芋似的,一点也不好弄。

   还是先公事公办再做打算吧。风燎下定注意,冷着一张脸对身后跟随的人冷声道,

   “今日的事列为最高机密,不可外传。”

   虽然明白他带过来的人绝不会多嚼舌,但风燎还是忍不住警告一声。

   帝尊被人如此亵渎!

   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帝尊君上丢尽脸面,还不得将他们一个个都挫骨扬灰?!

   “是!”剩下几人立马恭敬回答,给他们捅破天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将帝尊的糗事出去呀。

   见众人应下,风燎一颗心才微微放下,他摆了摆手,“走吧。”

   一行众人转瞬消失,化为几道黑点消失在天际中,一如他们来时那样悄无声息。

   见那里没有那股强大的气息,被强行霸占了地盘吓得逃出家门的庞大魔兽眼睛一亮,抖了抖一身顺滑的皮毛,本来威武强悍的圣兽此时却跟做贼般猫着的步伐一点点往自己窝的方向移动,在看见已经被帝九阙恢复力量时气势外方而劈得粉碎的窝,一双圆溜溜的兽瞳瞬间瞪得滚圆。

   它想要仰天长啸一声发泄自己的不满,然而感受到那边还未消散的强悍气息,一声兽吼就这样不上不下地憋在喉咙间,最终憋屈地咽了回去,前腿伸直,大脑枕在前腿上,硕大的兽眸写满了委屈。

   本来在天元大陆应该凶名远扬、无人敢惹的九阶圣兽碧水雷狮郁闷地将硕大的身子团成一团。

   本以为到了九阶圣兽就可以放心浪了,没想到刚进阶没几天就遇到了这么强悍的存在,吓得它只能夹起尾巴往外逃命连辛辛苦苦积累的家当都顾不上。

   兽生,怎么如此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