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察觉到有人来了,夜下的青年微微地偏头看过来。

一双凛冽如刃的黑眸快速滑过一道锋锐的光芒,在看清来人后,眼中寒芒尽散。

他漆黑似墨羽的长发伴随着夜风轻扬,冷酷的容颜稍微和缓下来。

“广寒哥?”云轻言靠近一看,见是广寒,微微诧异地问道,“你在这等我是有什么事吗?”

“明早北安皇要举行为南疆使者接风洗尘的赏花宴,亲自点名要你去。”广寒淡淡道,“我是来通知你的。”

北安皇?还亲自点明要她去?云轻言微微诧异,然而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便快去休息吧。”广寒冷淡道,“明早还要早起。”

“嗯。”对广寒的冰寒淡漠已经十分适应,云轻言点头,向他道了声晚安后便直接进入了自己的院落。

直到看到云轻言身形没入房屋内,广寒这才关上院落的大门,抱剑离开。

“主人明明云候叫你明天早上再通知轻言的,你可以不用守在这里等她回来的。”忽然,光芒一闪,一道雄骏无比的风翼青狼王出现在广寒身边,吐人言。

云轻言也是它看着长大的,所以风翼青狼王一直叫她轻言。

对于它来,主人的妹妹,就跟他看着长大的幼崽无异。只可惜,轻言长大后便不像时候那样喜欢跟它玩捏它耳朵了。

气质美女手持佛珠唯美写真宛如世外仙子

它记得她时候软软的一团,特别喜欢爬到它身上玩呢,还喜欢拽它尾巴,玩累了就窝在它身上睡觉。

风翼青狼王硕大的狼眸中闪过缅怀之色,又心疼地望了一眼自家主人,语气中有几分责怪,“自从轻言被那个叫紫菀的人类暗杀后,你为了查出凶手已经好几天没睡过觉了。

就算你是地阶元师,以你的人类之躯,还是有些勉强,你应该早点回去休息的。”

就算元者身体强悍,可也不是铁打的啊!

广寒摇了摇头,他冷酷眉眼下,有一丝淡淡的青色,但无掩他眉目的锋锐寒冽。

“看到她回家我才能放心,现在再去休息也不迟。”

拍了拍风翼青狼王硕大的脑,广寒道,“走吧。我们也回去休息。”

风翼青狼王心中叹气。

它这个主人,就是面冷心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冷漠,但心里比谁都在乎。

主人,你这样是真的完把你自己当成轻言的保姆了?

只是,这话风翼青狼王却是不敢出的

一大清早,云轻言便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急忙洗漱一番,打开房门一看,发现广寒正站在门。

广寒看了云轻言一眼,皱了皱眉,“今日是去参加宴会,你看看你穿的什么衣服?”

云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武服。

嗯,行动很方便!

打架也很方便!

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云轻言不解地看向广寒。

广寒看见云轻言一脸疑惑的样子,就知道她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

他冷峻的面容像是蒙上了一层冰雾,从空间戒指里掏出几套衣裙,“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