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正对面,摩天大楼楼身上的巨幅显示屏上,原本正在播放商场的广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钻戒,正被英俊帅气的异国男人拿起,含情脉脉的戴在金发碧眼的未婚妻手上,画面格外的浪漫唯美。

而此刻,广告被挤压的矮了一截,显示屏上方另外出现了一条滚动着的字幕。

小北,阿晟喊你回家吃饭。

金色的大字闪闪发光徐徐滚动,就那样突兀而闪亮的出现在了M市早高峰时段的地标大屏上,被过往的行人,以这样的方式看到了。

“小北是谁啊?这个阿晟又是谁啊?不会是谁家有孩子离家出走了吧?这寻人启事打的也忒另类了……”

“我看不是寻人启事,倒像是表白示爱,这可是咱们M市的地标显示屏啊,这样一条广告,别说挂一天,就是挂一个小时,那也得不少钱呢,谁家丢孩子能花得起这么多钱?顶多贴贴小广告……”

“就是就是,我也觉得,这么看着,到像是年轻人之间的打情骂俏。哎哟,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了,谈个恋爱都能花样百出,咱们可真是老咯……”

“哎,你们说这个小北是谁啊?真是幸福,我男朋友要是这样,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他的求婚嫁给他了……”

“美得你,还是梦里想想去吧。这个小北,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哎,羡慕啊,嫉妒啊……”

……

耳边那些议论声渐渐远去,向北怔怔的看着大屏幕,一张脸红的都快烧着了。

池晟!

花仙子美人如花

咬了咬牙,却觉得再也说不出混蛋那两个字来,向北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办,她快撑不住了呢。

明明她还没原谅他,为什么,心里却甜滋滋的,像是六月天喝了一杯冰镇的柠檬水似的舒服呢?

暗自想着,猛然回想起眼前还有个碍眼的人在,向北敛起脸上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抬眼看向盛菀。

脚腕扭到,盛菀本就脸色铁青,此刻再看到地标大屏上那句跟打情骂俏没什么分别的话,一张脸已经阴沉无比。

别人不知道,可她一眼就看出那句话是池晟说的。

他们不是分手了吗?

向北不是小宛的影子吗?

池晟为什么要这样对向北?

还是,他真的爱上向北了?

不,这不可能……

满腹的怨毒和忿恨,盛菀目光阴狠的瞪向向北,却见对方然不惧,反而一脸的不耐,一副“有事说事没事赶紧滚,姑奶奶我忙着呢”的架势。

一口气呼不出来又吐不出去,耳听车里的同伴催促起来,盛菀狠狠的瞪了向北一眼,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疾驰驶离,对盛菀怨念的注视视而不见,向北只看着地标大屏上的那句话,有些发怔。

手机叮铃响起,向北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喂,前男友,有事吗?”

声音清冷,唇角边却挂着一抹浅笑,向北轻声问道。

“嗯,想问问向警官,晚上有没有空,可不可以一起吃晚饭。”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明朗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