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燎冷冷地撇了他一眼。

   尧矢无奈,自己这个同僚,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呆板。

   他美眸一瞪,颇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渣男,“我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记得我对你的好吗?!

   风燎,摸着你的良心,你受伤时,是谁为你送的药啊?

   你出任务时,是谁帮你打理的疾风城事务?

   我我们几百年的交情,都喂狗了吗?你竟然想害死我?”

   风燎冷漠地撇了他一眼,“议论帝尊,死罪。”

   看着那软硬不吃、刻板严肃的俊脸,尧矢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不帝尊怎么会知道?

   再再我我又没帝尊的坏话。”尧矢蓦地有些心虚。

   他就是含蓄地对帝尊喜欢男、、下、、女、、上这个姿势表示了他的惊奇而已。

   风燎沉吟思索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什么侮辱性词汇。

   可是尧矢的语气表情直觉让他觉得尧矢出来的不是好话。

   电车上的小丸子头清纯美女

   他冷眸一肃,“下不为例。”

   尧矢这才暗松了一气。还好还好,还好风燎没打算告诉帝尊。

   帝尊平时看起来冰冷禁欲,私下里却喜欢这种姿势,足以可见帝尊有多闷骚!

   闷骚的人恼羞成怒,那可是十分恐怖的。

   若让帝尊知道他们知道了他的爱好,那他们岂有命焉?

   不过尧矢还是觉得风燎这么对待兄弟实在是不厚道,他愤愤不平道,“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你竟然这样对我!”

   “救了我一命?”风燎满眼不解。

   “嗯啊!”尧矢点头,“你刚才要打扰帝尊的好事,多亏我拦住了你,不然你现在还有命在?”

   “帝尊的好事?”风燎依然不解。

   “简直是呆瓜!”尧矢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他一下,然后促狭地凑近了他,“就是男女之间嗯那个那个咳咳,你懂的。”

   风燎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唰地一下,爆红了起来。

   他眼神求确认般地看向尧矢,

   难难道是

   “对。”尧矢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一声粉色花袍在暗夜里似散发着淡淡的粉光,“就是你想的那样。”

   他双手环胸,表情傲然,“我可不像你,整天除了处理事务就是修炼。对男女之事,我可比你了解得多。

   咱们帝尊再如何尊贵再如何禁欲,也是个男人不是?是男人就会有需求。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帝尊放着那么多天香国色的神域美女不看,偏偏喜欢这下界的水煮白菜,但是我敢肯定,如果你敢打搅帝尊的好事,等帝尊回到神域,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原来帝尊不是被袭击,只是

   风燎的脸有些微微发烫,心中对尧矢的话已经有了几分认同。

   是啊,如果不是帝尊心甘情愿,一名下界的元者,又怎么能压倒帝尊呢?

   他差点坏了帝尊的好事,真是罪该万死。

   看着风燎那一脸明白过来的表情,尧矢满意地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他扯起风燎就往远处跑,煞有其事地分析道,

   “所以呀,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搅帝尊了。以帝尊的能力,想必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结束。现在时间尚早,我们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好好在下界里逛逛!”***